广州私家侦探

广州三合炜邦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广州调查公司】,是一家私家侦探性质的调查机构,欢迎您来电咨询【020-87567779】专业提供广州私家侦探、婚姻调查、民事取证、商业贿赂调查的追债公司。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广州私家侦探
企业风险控制
私人安全保卫
企业资信调查
商业竞争情报
查假打假维权
经济诈骗调查
商帐追收服务
市场调查分析
律师维权服务
员工诚信调查
个人调查业务
高管职务犯罪
 
网站首页 < 炜邦服务 < 信息列表
 
     
 
炜邦成功打击窃取商业秘密
炜邦成功打击窃取商业秘密
 

 

 

在当今商战中人们越来越感觉到竟争的激烈,商家们不仅在产品的质量和数量上展开竟争,有时也在私下利用各种手段窃取商业情报和商业秘密。然而这种看似没有硝烟的战争却可以让商家们厮杀的鲜血淋淋,遍体鳞伤。稍不留意就会面临破产关门,兴衰一夜间。商家们时刻提高警惕,提防着来自各方面的威胁和压力。
    一个生产塑胶制品的工厂,已经在市场打拼了十几年,产品和客户基本都有了一定的基础,可是半年来却突然发现工厂的产品不好卖了,客户一个个的消失。尤其是灯饰方面的客户,明显已经不多了,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也仅仅是外地不常订货的客户。工厂的杨总经理为此事已是多日寝食不安了。他找到我们时一脸的无奈,一脸的忧愁。忧心忡忡的说:
    “我开厂已经快20年了,现在才是我真正感到头疼和可怕的时候,我们的灯饰产品明明在市场很有销路,可是这半年来却没有订单,寥寥几个订单还是为了补货,没有了新客户,老客户又都一个个走掉,我也知道问题出在内部,可是我查了很久看不出谁能干这种吃里扒外的勾当。所以来找你们帮帮忙,帮我查出这个人。”  
    我向杨总要了所有工厂管理人员的名单,根据资料显示,能够在产品上做手脚向外泄密的除了工厂的高层主管,另外就是销售部和设计部、生产部。这样看来有三个部门能够接触图纸。我们了解到生产部和设计部的主管和其它业务人员接触不到外面的客户,这两个部门的电脑也没有接入互联网,他们不可能将资料传出去。出卖图纸更不可能,图纸每天都要锁进保险柜,由专人管理。只有销售部可以接触客户和互联网,资料如果传出极有可能是由销售部传出去。所以我把重点放在销售部。全部销售部的人员名单和电话我都看过了,3男3女,其中包括销售部经理,三男全部是单身,最大不超过25岁,干销售不到一年。三女其中一个是大学毕业新到工厂的,还不到半年,另外两个是老板的亲戚,已经干了三四年的销售。根据这样看谁的可能性都不大。但是那个叫刘燕的女大学生,是因为在学校学的营销专业,所以招聘进厂以后自己就要求搞销售。工厂考虑她是专科毕业的自然就对她比较重视,她进厂虽然不到半年,但客户的反映还不错。销售额虽然赶不上老的销售员,但已经和老业务销售额差不多了。由于小姑娘机灵能干,很快就建立起自己的客户群,每月销售业绩都有增长,但是尽管刘燕干的不错,可是因为她经常给公司提很多意见,常常给工厂和销售部提出质疑,为什么业务员有销售业务,而经理就没有?所以为此事刘燕曾和销售部经理李芳一度关系很紧张,谁都知道李芳曾处处刁难刘燕,为这事刘燕曾想辞工不干了。后来由于她家中母亲有病需要用钱,请求总经理提前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这样才没走。但是她依然和李芳的关系紧张,谁都看得出来只是面和心不和。当工厂定单减少,销售下降时,销售部人人自危,因为总经理几次开会讲了要找原因,为什么新产品在没有正常上市的情况下,市场上就出现了仿冒本厂的产品。所以近半年每当工厂推出新产品时,市面上已经有了类似的产品,而且人家的产品价格低廉何况,所以没有人会买你的新产品?就因为这样导致工厂半年来销售额大幅降低。厂里也让大家都各自查找自身的问题,不言而喻让大家自查自纠,不然工厂就要垮掉了。当时大家都对刘燕产生了怀疑,虽然她是新来的,工资不高,然而自从上回预支了工资后,大家都看出刘燕的穿戴明显时髦了许多,花钱也显大方。但是谁也找不到证据她拿回扣或者出卖技术资料。她的变化问题也确实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已经反映到杨总的耳朵里了。杨总也确实告诉李芳,要注意点销售部人员的情况。因为李芳是杨总的亲外甥女,也可以说重要部门还是杨总的亲信来把守。李芳在工厂已经干了十几年了,没人敢和她吵闹作对,刘燕简直就是破例了,敢公开指责李芳工作有问题。
     了解到这些情况,我把李芳和刘燕的销售记录都要来,仔细翻看了近几个月的销售记录,李芳和其他人的业绩一样也是在下降,唯独刘燕一直保持着优良的业绩,仍然能够完成每月的销售额。为了进一步了解刘燕的情况我们开始对刘燕进行了重点调查。从她上班到下班以及白天会见的每一个客户,我们都进行了全程跟踪调查,甚至当她和一些重要的大客户接触时我们还进行了近距离的录音录像。一个星期的暗中调查没有一点线索,但是在调查中无意间发现了刘燕的变化之迷。
     原来当初刘燕母亲生病住院,当时因昂贵的住院费使刘燕家里背负了沉重的负担,由于医药费不够,刘燕不得不向工厂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以解决母亲暂时的需要,尽管如此刘燕那点工资只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母亲长期住院的困难。正当刘燕一家为她母亲的住院费一筹莫展的时候,刘燕的一个表哥从国外回来,原本打算要在深圳开办一家科技公司,由于没有选好项目暂时搁置了,当知道了刘燕母亲的病况,立刻伸出援手,帮她解决了全部的费用。所以刘燕的近期变化与这位表哥的资助有关。
     这个问题搞清楚了,刘燕的问题可以消除,但问题的真正原因仍未解决。我们把范围扩大到整个销售部,每个人都进行了分析和了解,可能性都不大。为了进一步分析案件情况,我派人到销售部进行了秘密拍摄,把整个销售部的人员和工作情况都进行了实地录像,回来后我们仔细看了录像资料,根据录像资料显示,销售部的六个人都在一个房间办公,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大家都是可以互相监督的,明面上谁也不能做什么手脚,其中在靠近经理李芳的办公桌后有一台复印机,谁想复印资料李芳也能看的清楚,整个销售部有两台电脑,都能上网,其中一台在李芳的桌子上,另外一台放在一张桌子上公用,代大家查找资料和处理与客户来往信件使用的。也是在大家的眼皮底下,谁也不可能在大厅广众之下去做那些事。下班时间大家都走了,基本上每个人不用加班,下班铃声响过半小时,办公室就已经没人了。所去摄像的同事讲,根本看不出任何人有疑点。
     通过观察我认为还是应该重点关注销售部。我找到杨总提出一个要求,想在销售部秘密安装监控摄像。杨总说你们认为需要就装。根据情况我们在晚上下班以后,安装了三个摄像头,基本上销售部的各个角落我们在监控里都可以看到清楚。监控室就在杨总办公室里面的房间,我们连续监控了一周也没有任何发现。我感到很奇怪,心里也很恼火,说明我们的调查进入了一个盲区,目标还是没有找准。我又查看了有关资料,特别看了当时杨总的谈话记录,突然我发现杨总曾经说过每当新产品上市,人家的仿冒产品已经先期上市了。价格还比杨总他们的产品低很多。这样分析就是在杨总工厂进行新产品的研发过程中,情报已经让外面知道了,图纸出来的同时也到外面的人手里,但是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我让杨总安排秘书将图纸送到销售部去复印,然后我们观察结果
     我赶紧走到里间。注意观察监视器里的情况。
     只见女秘书抱着一摞图纸一直走进销售部,从监视器里看到女秘书走到复印机旁,这时李芳很热情的站起来帮忙,一边和女秘书说笑着一边帮她整理复印纸,启动了复印机以后李芳仍然在帮助女秘书复印图纸,二十分钟左右全部图纸复印完毕,李芳又很殷勤的帮助女秘书整理已经复印好的图纸,在整理图纸过程中我们从监视器里发现,李芳在桌上分类图纸时经常很顺手的向她的桌子下面迅速的扔下一张图纸,这样的动作很快,而且连续重复多次,但是这个动作并没有引起女秘书的注意。当全部图纸整理完毕女秘书和李芳说了几句话,然后抱着图纸出来,一会就听到外间办公室女秘书进来送图纸。
     由于监视器的角度问题,我看不到李芳扔到桌子下面多少图纸。我目不转睛的盯视着监视器里李芳的一举一动,过了一会李芳在打电话。时间接近中午办公室其他人员都在收拾桌上东西准备去吃饭,但李芳仍然坐在办公桌前看似很忙。铃声响过,大家都起身出去吃饭,李芳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门,然后回到桌子跟前迅速将她扔在桌子下面的图纸捡起来,在桌子上整理好,用一个大塑胶袋装好,放在她身后的柜子里。然后起来打开房门出去吃饭。
    从监视器中可以看出,当时复印图纸李芳肯定是趁女秘书不注意的情况下已经多复印出一份,又在整理时将多出的一份图纸扔在办公桌下面,女秘书在桌子另一面看不到掉下去的图纸,全部整理完毕李芳又趁办公室无人之机将图纸包好,但是什么时间带走还不清楚,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杨总,毕竟他和李芳是亲戚关系,如提前告诉杨总,可能会影响到以后的调查。
     当天下午我们在监视器里发现李芳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到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了那个胶袋,走出办公室。我赶忙派人跟下去,我在办公室的楼上向下看,一辆红色的POLO车停在楼下,只见李芳走到车前将那个胶袋交给驾车人,说了几句,车开走了。我赶紧下楼和我的同事立刻驾车跟上。红色的POLO车开的很快,我们在后面紧追不舍,由于街道上来往车辆很多,加上我们道路不熟,很快我们的车就被甩掉,红色POLO车不见了踪影。还好事先我们已经将车牌号记下来,马上通过关系查到POLO车的主人,车主叫王大河,也住在本市,根据资料查到了车主的住址。当晚我就安排人在车主的楼下等候,等到半夜11点仍不见LOLO车回来,由于我们长时间在这个住宅小区里面逗留,引起了小区内的保安的注意,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是等朋友,因为很晚他还没回来,保安问叫什么名字,我们没有敢说车主的名字,随便说了一个,保安说在整个小区的业主基本上都认识,没有你说的这个人。我们只好装作找错了地方离开了,当我们刚走出小区的大门,那辆红色POLO车迎面开过来,直接进入小区,可惜的是我们无法再进去,保安已经注意我们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赶到小区外,坐在车里观察。8点刚过那辆车开出了小区大门,由于距离远没有看清车里坐了几个人,我们只有紧紧的跟上,前面的车一路前行。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POLO车竟然开进了杨总的工厂,在办公楼门口停下,里面出来的是销售部经理李芳。李芳走进办公楼。POLO车开出了工厂。难道车主是李芳的老公?
     我们又一路跟踪POLO车,这次我们跟的很紧,可是发现POLO车在市内绕圈子,看不出他到底要去哪里?突然POLO车开进了一个院子里,由于我们不了解里面的情况,没敢跟进去,我派人下去走进去看看。一会派去的人出来,说不好,已经被他发现,刚才我们的人进去,开POLO车的王大河就在里面等着,看见我们人的人进去,他突然从一间房子里走出来问为什么跟他?王大河又说,告诉你们不要找麻烦,再跟我就报警了。我们的人说没有人跟你,不知道你说什么。王大河说,我早发现你们的车从工厂跟了一路,你们想干什么?如果再跟我就报警。
     我听了汇报知道已经暴露,我赶紧下车让我们的车开走,然后拦了一辆的士在远处等候,一会POLO车,慢慢的开了出来,在道口停了一下,估计是看看跟他的车还在不在,可能没有发现就开车走了。我乘出租车跟在后面,由于他已经发现,跟踪起来非常困难,我让我的同事乘另一辆的士跟在我的后面,跟了大概2公里,我让后面的开到我的前面,这样以减少他的注意力,不同的牌子的的士出现在他的后面应该是正常的。
     终于POLO车来到一座大厦前,慢慢开进停车场,估计他要进大厦,我赶忙下车先到大厦的大厅里等候他,王大河出来锁好车,走进大厅一直朝电梯走去,在电梯门口等候电梯,我也随着人流在王大河身后等候,电梯到了,进了电梯,我看王大河按了15层的按钮,我想他应该是在15层办公或下来办什么事。到了15层他出了电梯左转,顺着走廊走到一个房门口停下,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我远看着,他关上了门,我快步走到那间房门口,只见门旁掛着一块黄铜做的牌子,写着“X X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这样说李芳跟这家公司是有关系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李芳的老公。
     我乘电梯到楼下,派人守在大厅外,盯着王大河的去向。然后我马上赶到工厂,向杨总要一份关于销售部所有人员的简历看一下,杨总让秘书拿来,我打开李芳的简历,赫然发现家庭成员里老公的名字就是王大河。这证明了我的判断,王大河和李芳是夫妻关系。
     杨总问:“有线索吗?
     我说:“有一点还要再落实一下。”然后我又离开工厂。我不想马上告诉杨总我们所发现的一切,往往让委托人提前知道一些情况反而给以后的调查设置了障碍,没有充分的证据我是不能透露一点消息。
     从目前情况看,李芳将资料交给了王大河。按以往惯例总经理让秘书复印图纸就是工厂马上进行新产品的生产。所以李芳将图纸转给王大河是为了尽快生产新产品。但是李芳并不知道图纸中缺少一张核心部分的图纸,根本不完整,而且工厂也不是要上新产品,仅仅是我的试探。
     根据查到王大河的公司来看,如果制作新产品他就应该有生产的工厂,可是建一个塑胶工厂需要很大的投资,他不一定有这样的投资。可是他拿到图纸肯定需要自己去生产,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下一步他一定要把图纸送到工厂,到了工厂一审图就会发现图纸不全,到那时李芳还要想办法窃取图纸。如果窃取不成功也许他们会放弃。那样又失去了一次调查的机会,我们也前功尽弃了。我计划还是先找到他们的生产厂或者是存货的仓库。
     守在大厦外的同事打来电话说,王大河从大厦出来开车走了,跟踪的人没有使用汽车而是租了一辆摩托车紧随其后。我接到报告马上驾车迅速赶过去,远远看到王大河的车是往XX区方向走去,果然出了X头X,继续在XX区里面走,汽车进了X工业区。X工业区里面有很多大大小小工厂,王大河的车在一 家模具厂门前停下,我们不能走的太近,只有在远处观察等候。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王大河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还有一个人随他一同走下楼梯,王大河临上车时那个人说:“王老板,你尽快把剩下的图纸拿过来吧,我保证尽快给你把模具搞出来,做完就给你送到塑胶厂。”王大河说:“我回去马上把剩下的图纸给你送过来。”说完上车开走了。我赶忙派人尾随王大河,我留下观察了解这个模具厂。我到了物业管理处假意要租厂房,了解到那家模具厂是一个浙江人开的,老板姓齐。
     从X区出来,一路上我在想如何通过模具厂方面了解王大河的情况。
     第二天我带着一个塑料电话机的外壳来到了模具厂。一走进模具厂,就看见里面的一排机器正在轰鸣着工作,工作台上工人们专注的在加工手里的工件,由于声音嘈杂,谁也没有注意我的到来,我走上前去向一个干活的工人打听老板在哪里?工人指给我看,在车间的里面有一个房间是老板的办公室。我走过去敲了敲门进去,只见里面只有两桌子,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在看电脑,他就是昨天我看到在模具厂门口送王大河的人。另一张桌子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在看桌子上的图纸。
     我说:“想找一下老板,”
     那个人面无表情的说:“什么事?”
     我说“是想加工一个模具,不知道是否可以?”一听要加工模具,那中年男人马上热情起来,忙过来请我坐在沙发上,然后给我倒水。一阵忙碌他也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我的对面,递上名片。问:“有什么需要加工?“我看了一下名片是姓齐,我从包里拿出电话机的外壳给他看问”可以搞出这个模具吗?“齐老板接过来看了看说”没问题,这个不复杂,比这个复杂的手机模具我们都加工过。“我们围绕着做话机的外壳又你来我往的谈着,最后基本谈定由齐老板来加工这个电话机的人。齐老板很高兴。我装作很不经意的说:“我有几个灯饰的模具,你看能做吗?”齐老板问是什么样的?我说“是家庭装饰的,是以前人家有的,我只想自己搞个模具再给人家加工灯饰模具。他说那没问题,你看,他站起身来,到那女人坐的桌前,拿起几张图纸过来给我看,”这些都是人家刚拿来的图纸,我马上就要给人家加工了。我接过图纸看,果然是李芳送出来的那些图纸,我悄悄用随身携带的摄影机拍摄下来。我装作很认真的在看,然后交给齐老板,我问他:“如果你加工出模具能不能找到一家你比较熟悉的塑胶制品厂给我加工出来,当然我适当可以在模具上给你高一点价格,就算你帮我找模具厂的报酬怎么样?”齐老板更加喜形于色说:“那都好说,我可以给你找,我以前的客户也都是这样,我给他加工出来模具,然后再帮他找一家塑胶厂加工。放心全包在我身上。”我看火候已到,便提出能否带我去看看塑胶厂?齐老板爽快的答应,我说如果齐老板方便的话,我楼下有车。齐老板一听说“这么急?”“我说:”如果看好了,下次一块把灯饰的模具图纸带来,一起加工。”齐老板说:“好好,我这就带我去。”他对那个女人交待了几句,然后随我一起走下楼,我告诉司机,听齐老板指挥,齐老板客气的说:“哪里哪里,我给你指指路,司机是认识路的。”就这样我们在齐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他说的那个塑胶厂。进了塑胶厂,我发现它的规模比杨总的工厂还大,这样的工厂灯饰都可以加工出来,它的塑胶加工炉具就有十几个,这不是一般规模的厂。看来王大河就是通过这个工厂来加工出来他的产品,也说明李芳是通过学习窃取工厂的图纸然后由她老公王大河一起挖杨总的墙角。
     在齐老板的带领下我顺利的参观了工厂,并同工厂的有关方面的经理见了面,然后我送回齐老板,返回办公室,这里我的同事将王大河的公司的注册资料从工商局查清,王大河,李芳均为股东,他们的公司经营项目也基本上是与杨总的工厂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是注册的公司。
我看了一下手里掌握的材料,和一些影像资料,基本可以断定,李芳就是窃取工厂技术资料交给王大河在外面加工生产的“内鬼”。从一连串的资料显示和近半年杨总工厂的损失来看,李芳的实际操作时间不长,但是经工厂的损失很大,尤其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李芳还是杨总的亲外甥女,这种关系下李芳做出这种让亲人痛心的事是一般人万万想不到的,商战为什么残酷到如此唯利是图,六亲不认的地步? 

 
广州私人侦探 广州调查公司 广州追债公司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C)广州私家侦探 Copyright © 2010 www.weibang00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连接(seo):359586186 |广州三合炜邦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粤ICP备09213024号